荒芜水岛

写写玩/做做梦

蝶栖桑

chapter 1.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街头,男人随着人群向前走去,目光扫过流光溢彩的店铺和车流。视线没有落点,没有寻找的念头,只是因为人群在移动,所以随着人群无目的地漫漫前行。冷风吹过,四下里弥漫着凛冬的气息。男人下意识地把双手向兜里插得更深了一些,缩了缩脖子。不知多久没剃的胡茬摩擦过皮夹克的衣领,微痒,眼框下有淡淡的乌青,神色疲惫。街边到处挂起了彩灯和彩球,光鲜的橱窗玻璃上贴着圣诞老人和驯鹿的图案,所有的商店都不愿意错过圣诞这样大好的促销节日。路边的绿化带里有小巧的圣诞树,挂着纸和塑料做的礼盒,撒着人造雪花。远远传来商店播放的圣诞颂歌,儿童唱诗班的声音从音响里流出,和它从小孩子稚嫩的口中刚出来时一样新鲜动人。男人抬起头,看着更遥远一点的天空里,不断划过飞行器尾部橘色的光焰,如流星般繁繁不绝。庞大到让人失去距离感的太空驿站一如既往地悬浮在遥远星空中,站体周围亮起了代表圣诞的红绿彩灯。总之,这是一个洋溢着节日气氛的街道,欢声笑语,令人向往。

    男人慢慢地往前走着,忽然感受到了探视,停下了脚步。扭过头,一个小花童正在打量着他。在这到处洋溢着幸福的街道上,男人落魄的模样确实与人群格格不入。小花童看了他两眼,别过头去,向一对路过的情侣兜售手里的玫瑰。那对情侣看了看玫瑰,女士摇了摇头,说了点什么,拉着男士离开了,花童举起的手臂又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支玫瑰。”

    小花童惊讶地转过了身子看着男人和递过来的纸币,愣了片刻,男人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在他不耐烦的准备重复时,小花童灵活地接过了钱找了零,把花塞到男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,祝圣诞快乐,先生!”

    小花童转眼就在人群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男人攥着一支娇艳的玫瑰停在了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粗糙的手指摩挲过玫瑰的茎,长期用枪留下来的茧感受着指间暂存的生命,寒冬之下,暗红色的玫瑰花苞在风中微微颤动,脆弱又美丽。凝视了玫瑰片刻,男人把她插进胸前的口袋,迈开步子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走过繁华的街区,脚步一转,男人踏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,两旁是弥漫着油烟的小吃摊,和之前光鲜的街道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又向前走了一段,眼前豁然出现了一条长街,规模不亚于先前的商业街区。这里是城市有名的灰色地带,有着最地道的饭店,规模最大的赌场和当铺;以及走私的酒,毒品,市场上罕见的药剂、违禁的枪支弹药,退役的军用飞行器……甚至是更加超乎想象的东西:比如从巫医手中流出的方剂,古代中国道士们绘制的符咒,吉普赛女巫异常灵验的预言……只要有可作为交换的筹码,就可以在这条街上得到想要的任何东西。这条长街,仿佛幻彩的万花筒,包罗万象,汇聚着来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各种人,然后随意搭配出奇妙的场景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这里节日的气氛显得有些稀薄,街道本身的色彩覆盖了一切,斑斓的霓虹灯和发光的招牌装饰着建筑,街角无法看透的黑暗则作为底色陪衬,整个街道像是在黑色淤泥里生长出的瑰丽花朵。

    男人继续向前,路过喧嚣的人群和店面。他已经流浪了很久,今天也不过像以往的三个月一样,找一个暂时能落脚的工作。出于某些原因,他不愿在某一个地方停留太久,却也需要一份能糊口的经济来源。毕竟对于一个前雇佣兵来说,在这种地方找到工作的机会还是很大的,他开始搜寻任何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已经离开了街道最热闹的部分,男人继续向着更加安静的另一头走去,这里连灯光也暗淡了几分,隐隐露出几丝居家般的平和:小小的乌冬面店铺前,三个魁梧男人抱着面碗,露出的手腕上有青红鬼面的纹身,头朝着店内亮起的灯光,汤锅里升起的白雾从店内冒出,飘过他们的头顶,四散在夜色里;一家五金店,老板坐在店的深处,取下挂在墙上的步枪,细细擦拭着;两个披着羽绒服,里面穿着热裤和背心的女孩子,站在人行道上抽着烟,低声交谈,身后磨砂窗里透出的红色灯光打在背上,看不清她们暗处的面容。街道独有的色彩依旧存在,但男人感到了些许的放松,掏出压瘪的烟盒,静静地点上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一条长街即将走完,男人今天出奇的不顺,找遍了整条街,都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。倒不是没有洗盘子之类的工作,但潜意识里的自尊让他不愿意以这种工作糊口。可以说是“虽然厌恶身为雇佣兵的过去,但做到完全否定过去的自己也很难"这样矛盾的心理。该不会真的要找一份洗盘子的工作吧,男人一边苦笑着,一边推开了街尽头的最后一家店——这条街上唯一的静吧,位于两条街道交叉的丁字路口——的店门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风铃响起,一股淡淡的,混合着熏香和酒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

 

tbc.

 
标签: 桑淳
下一篇
评论
©荒芜水岛 | Powered by LOFTER